但2019年初的股市上涨,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对于经济下行悲观预期的修正,因此股市上涨并没有完全脱离经济基本面的支撑。资本利得预期决定了股市的方向,杠杆程度决定了股市波动的剧烈程度。如果中国经济基本面超预期恶化,有可能会扭转当前市场的乐观预期,造成股市方向改变。

原因在于,如果其他投资者都相信这个故事,无论投资者X是否参与,该项金融资产价格上涨是必然的;投资者X的理性选择是,投资该项金融资产,并在较早的时间内撤出。用心理学术语来讲,这就是典型的“羊群效应”。这就导致,不仅仅是“相信故事的投资者”参与资产价格泡沫,“不相信故事的投资者”也会被动参与,结果是资产价格的更大幅度上涨。